你的位置:v博平台 > V博娱乐 > >

三十岁的爱情,叫生活。

来源: 鼎盛彩票 

这是一个发生在西北高原的故事。
冬日的暖阳,为这个美丽的城市,多添了一份年末的温暖。
山,还是那座山;城,却早已成为了豪勇心中的孤城。
城市的发展速度,永远会超出人们的想象,短短几年,这个城市以北的村庄,变成了如今的高楼大厦,豪勇记忆里的麦田,也成了人山人海的城市新区。
体育场、大剧院、博物馆、湿地公园,这些标志性的建筑,是城市发展的代名词,冷冰冰的伫立在色彩斑斓霓虹灯下。没有了微风吹过浮动的麦苗,没有了金色的层层麦浪,农家袅袅的炊烟,也只能出现在豪勇对儿时的记忆里。
夕阳西下,冬日的夜,总是来的猝不及防。豪勇从路东走到路西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夜色阑珊,华灯初上,他坐在了路灯下的长椅上,点了一支烟。冷冷的夜风,将寒冷的空气吹入胸膛,南来北往的行人三三两两,十字路口,车灯耀眼。他哆嗦了一下,把棉衣的拉链又往上拉了拉。对面的面馆,出入的食客依旧络绎不绝。豪勇看到,一对年轻的情侣,走出了面馆。男孩赶紧把女孩棉衣的帽子拉了起来,紧接着,从女孩的手里夺过了一条红色的围巾,戴给了女孩,然后牵着女孩的手,放进了自己上衣的右边口袋。公车站的人不多,男孩和女孩说说笑笑。每当女孩调皮的掐男孩脸时,男孩顿时表现出着急的表情,“怒斥”女孩把手放回口袋。大约五六分钟,他们坐上了开往城市以东的公车,消失在了豪勇的视线。豪勇掐灭了烟头,抬头,思绪开始蔓延……
那也是冬日的夜晚,街头没有如今的喧嚣嘈杂,豪勇每天都会按时的出现在城南一家酒店的门口。他是在等文静下班。文静是个善良的女孩,对人和蔼可亲,豪勇总是会在朋友当中,骄傲的夸文静。那天,皑皑白雪覆盖了一切,西久路上行驶的车辆缓慢。豪勇牵着文静的手,路灯投下昏黄的灯光,拖着他们的影子,时长时短…….
泪水滴落在手背,惊醒了回忆,豪勇深吸一口气,他知道,脑海里的一幕幕,只是曾经。
五年前,一对挚爱的情侣,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未来对他们来说,是幸福的,是美好的,是不离不弃的。他们发誓相爱一生,无论贫富贵贱,无论健康与否。
三年前,豪勇辞去了教师的工作,第三次创业,那个时候,全家人都在小店里忙的不亦乐乎,豪勇的父母,当然也有文静的父母。全世界的人,都会对这个和谐又充满爱意的大家庭,投来深深的羡慕。也就在那个时候,文静生了个大胖小子。豪勇看着自己的孩子,看着面前的爱人和两双父母,看着自己的小店,他知道,这是上帝的眷顾,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幸福。
然而,两年前,这一切都变了。豪勇,嗜酒如命,每天都是喝的烂醉如泥,每次都是凌晨才回家,要么一言不语,要么和文静吵的天崩地裂。父母着急,孩子哭闹,豪勇没有体会任何的感受。年初,当这个世界还沉积在春节的喜悦当中时,两拨上门讨债的债主,给了所有人一个晴天霹雳。一个个谎言被揭穿,现实狠狠的抽了豪勇几记响亮的耳光。债主上门的当晚,豪勇默不作声,只是低头叹气。他知道,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,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文静哭成了泪人儿,她始终不敢相信,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丈夫,就是自己孩子的父亲。她走了,带着孩子离开了豪勇。
豪勇后悔,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买啊。善良的文静,看着日益憔悴的父母,看着颓废的豪勇,看着聪明可爱的孩子,她选择了原谅豪勇。
“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”。文静知道,自己其实还爱着豪勇,人都会走低估,是人也难免有错。她安慰着自己,也重拾起了对豪勇的希望。
文静的鼓励,父母的安慰,孩子一声声的爸爸,豪勇痛彻心扉。夜晚,六楼的窗外,漆黑一片,豪勇哭了,抬起手对自己抽了一巴掌。
他去了一家房地产公司,做起来策划,朝九晚五,和文静一起上下班。文静看到了一丝希望,自己的男人重新站了起来,她没有选择错。
然而,原本以为一切可以慢慢好起来的文静,却又一次遭受了伤害。又一个债主,又是一个年初,这仿佛成了文静的劫。文静奔溃了,那么多的欠债,豪勇都干什么了?都怎么还啊?从来就坚强的文静,心灰意冷。
豪勇从不给文静说自己在外面干什么,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。文静看到的,还是三年前的豪勇,喝酒,喝酒,每天到凌晨的喝酒,两个人无休止的争吵。文静,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,遇到了三百年都遇不到的悲剧。她又一次选择放手,不是她舍得孩子,是她想自己奋斗,豪勇给不了孩子的爱,她给,不是她忍心放弃家庭,是她绝望的心里,再也没有了对豪勇的一丝希望。她走了,豪勇知道她走了,去了一个离豪勇一百八十公里远的县城。文静不是逃避,是想换个环境,换个心情。
豪勇觉悟了,找了新的公司,有了新的工作。也许是上天的又一次眷顾,豪勇遇到了贵人。新公司的大领导,给了他不错的薪资,给了他两套不用交首付的期房,租了一套房子,作为公司食堂,安排豪勇的母亲为几个员工做一顿家常午饭,一切开销公司承担,另外每个月三千块的报酬。豪勇感激每一个帮助他的公司领导和同事。就在一次公司的饭局上,豪勇的经理知道了,他和文静离婚了,也知道文静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。豪勇的经理第二天就把详细情况如实的上报给了董事会。第二天的下午,经理找豪勇谈了话,经过公司领导的商讨,决定一公司名义借给豪勇十万块,还清欠债,并且派各级领导多次去文静上班的地方,劝文静回来。就这样,文静最终被豪勇的努力和领导的关怀所打动。时隔不久,文静回到了家里。文静也被安排在了一家房产销售公司,豪勇也被提拔成了主管,生活似乎恢复了平静。
可谁也没想到,十月的最后一天,豪勇在公司,直接被法院的带走,原来是之前的欠款,法院判决了,豪勇却未执行。在这之前,当文静和豪勇的父母询问时,豪勇总是说处理好了。可结果却是这样。文静和婆婆焦急如焚,还没弄清情况,就接到了法院执行人员的电话。豪勇,行政拘留15日。豪勇的领导立马开车,将文静和豪勇的母亲带到了几十公里以外的省拘留所,可是,一切已经晚了,豪勇早已在高墙那头。铁门紧闭,高墙四角的哨兵肃然。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,西北的天很冷很冷,文静和婆婆的心,更冷。
回到家,文静和婆婆四处想办法,想明天,甚至当晚就让豪勇出来,因为里面的日子,他们不止一次的在电视上看到过。可是,事与愿违,直到豪勇出来的那天,亲戚、朋友没一个能帮忙。豪勇曾经舍命的“兄弟”,深爱的“亲人”,除了小姨,没有别人。甚至就连一句安稳和问候的话,都没有。文静问谁,都是躲着,生怕文静开口借钱。
豪勇进去的当天,就被里面的“老大”一顿暴打,一整天没吃饭,没喝水,没让睡觉,这是“规矩”。豪勇在当夜,绝望的看着铁窗外,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老婆孩子,想起了自己的发小,想起了去世的舅舅……很多很多,都只是回忆。
第二天,管教看着豪勇臃肿的眼睛,把他叫到一边,安排了另一个班房。豪勇知道,这是家里人托了人。度日如年,这是豪勇在里面感受最深的。每天用牙刷洗塑料大桶充当的马桶,每天用小四方抹布一点点的擦地……十五天,文静看来豪勇两次,第一次,是文静一个人,带了保暖衣,第二次,是和豪勇的发小,也是豪勇的一个远房表弟。文静两次的探视,豪勇两次的心痛,那个时候的泪水,是心情的诠释,却又微不足道。
第十六天,豪勇出来了,是文静来接的,看着豪勇满脸的胡须和憔悴的面容,文静默默的转过身,走向出租车的方向。豪勇看到,文静一脸的绝望,文静递给了他剃须刀,一路上,只说了这一句话:“把胡子剃了吧,这钱拿着,去洗个澡吧”。
车窗外,冬天的景象斑驳,车开的很快,副驾驶的文静,望着窗外。
豪勇洗了澡,剃了胡须,换了文静带来的衣服,走进的家门。母亲在厨房,忙着给豪勇的同事做午饭。孩子看到豪勇,激动的扑向怀里。一声“爸爸,你怎么回来了,你上完班了吗?”豪勇嗯了一声,此刻的豪勇,内心是那么的平静。他没有以往的哭诉,没有过去的满口承诺。他知道,这煎熬的十五天,是对他的洗礼。
第二天,他去了法院,父亲用唯一的积蓄——公积金,解决豪勇的事情。当然,因为是经济纠纷,豪勇固然也就被公司解雇了,豪勇和母亲,连夜做出决定,回到自己的家,不再给领导添麻烦。
文静还是离开了,她不敢想和豪勇的以后,不敢再有半点的奢望,甚至不敢在豪勇身上,下一分一毫的赌注,用她的话说,这一切的结果,都是命。是她的,也是孩子的,更是豪勇的。
文静虽离开,却没减去对孩子半丁点的爱,更没少对家庭的责任,她默默的付出着,努力着……
夜深了,豪勇没有起身回家的意思,继续坐在街头的长椅。他感觉不到冬日夜晚的冷,时而驶过的车,渐渐消失在街头。身后的购物广场,突然就失去了原本的熙熙攘攘,夜,被黑色无情的吞噬……
爱情,这个人世间最难经营的感情,让我们遍体凌伤之后,才会逐渐成长!
爱情,青涩的学生时代,是甜甜的巧克力,是淡淡的满天星花香,是上课偷传的纸条,是经过窗前的回眸一笑;
爱情,是十七八岁开始,二十七八岁结束,是从青春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,我们不在意对方是否帅气靓丽,只在意是否能相伴久久;
爱情,三十岁以前的爱情,是想彼此拥有,是想对方心里只有自己;
三十岁以后的爱情,不叫爱情,叫生活。
三十岁以后的生活,是用爱情维持的柴米油盐酱醋茶,是孩子,是家。
两个月后,就在春节到来的前一周,豪勇又去了法院,拿到法院的判决书,刹那间,豪勇释放了,他不顾周围投来的异样目光,不顾及身后的议论纷纷,他哭了,嚎啕大哭。经历了两年的风风雨雨,在旧年的末尾新年的开始之际,他得到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——人民币,一百二十万元,这一天,他等了很久很久。
与此同时,豪勇收到了一份长长的信,信的落款处,写着“您的学生,XX学校15届全体毕业生”,是豪勇支教的那班毕业学生,也是他一手创办的“未来”爱心志愿者组织资助的贫困学生。
突然顿悟,原来,三十岁的爱情不止是生活,更是理解,原谅,宽容与信任!